原標題:時事評論和網絡熱點占命題比重較大 專家梳理出目前熱點事件及典型題材 提醒

2019-06-18 11:37

打印 放大 縮小

  千龍-法晚聯合報道(記者 武文娟)距離高考不到兩周的時間了,今(26日)起,本報將陸續推出考前策劃報道。今年高考大作文“二選一”,《法制晚報》記者梳理發現,新材料作文是命題重點,其中時事評論類和網絡熱點類占比較大。

  根據東城、西城、朝陽和海淀四區的一模、二模大作文題及近期社會和網上較受關注的熱點事件,專家梳理出一些典型題材,看看2014年高考滿分作文作者、原附學生隋博方如何“腦洞大開”。

  隋博方表示,在看到“男司機暴打女司機”時,應該去思考可以從這件事中挖掘到一些什么東西,但切忌因為自己知道事情的原委就徹底放開亂彈。要看清作文要求中引用的關鍵句子和關鍵詞,明確命題人想讓你談論什么。

  “比方說題目引用這則事實,讓談‘路怒癥’這個現象,其實可以說這是一種城市病。”隋博方表示,比如可以這樣寫:小說《雙城記》中,有一句經典的開頭:“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高度發達的現代化城市為我們帶來了文明,也帶來了疾病,而今天的“路怒癥”僅僅是城市病的一個小小的縮影。

  交通擁堵不堪,房價虛高不下,這一個個無形的壓力讓我們無端地焦慮、憤怒。飛船上天,帶來的是道德探底;大國崛起,帶來的是萬民下跪。最好的時代就這樣遇上了最壞的時代。

  這類作文也可能讓談自省、談反思,我們便可以利用事故之后發生的事來進行闡釋。從涉事雙方來看,評論網女方似乎把自己置于了一個無辜的“道德高地”,其父母也不忘為其開脫,而男方更是不忘撇清責任,將自己的暴行歸于自己妻女受驚在先。可見雙方都少了那么一分自省。

  爭個你死我活,不如反身而自省,可別讓我們這個民族去印證魯迅先生的那句:“多有只知責人不知反省的人的種族。禍哉,禍哉!”

  當然,這則材料亦可用在以寬容忍讓為主題的作文上,甚至可以從事后的反轉來談一下從眾心理之類的話題。觀點沒有對錯之分,只要能夠緊扣主題、自圓其說,就是好的作文。

  對事件的分析視角比較到位,特別是指出了對熱點事件型材料的一個處理原則“看作文要求中引用的關鍵句”。這一點恰恰需要讓考生們注意,不要模糊題目的焦點,陷入枝節爭論而被判定為跑題。結合時代的思路很好,反思當事人行為的視角也有可取之處。

  環境問題是現在熱議不休的一個話題,隋博方表示,科技進步造就了我們這個時代的兩面,它讓我們享受高度城市化的同時,也給我們帶來了種種環境問題。遇到此類話題時,作為霧霾的直接受害者就可以寫自己的成長經歷,立意可以是對干凈的北京的一種向往。

  的鐘鼓樓里有一句歌詞:銀錠橋再也望不清那西山。以前從銀錠橋遠眺可以看到西山旁云霧繚繞的美景。和今天對比,主題和個人情懷便可以得到凸顯。

  另外,還可以選用一些保護環境的個人實例。比如說張正祥為了保衛從小哺育他的滇池,與環境破壞者展開了半生的鏖戰。

  在2009年央視評選的感動中國人物中,張正祥因不惜生命保護滇池而入選。頒獎詞說:生命只有一次,滇池只有一個,他把生命和滇池緊緊地綁在了一起。

  這個思路可以看出非常好的寫高考作文的一種感覺,能夠把社會環境、個人生活、事例甚至歌詞熔為一爐,能夠體現出考生廣博的視野和信手拈來組織材料的能力。

  立意比較平穩,但是寫作能力和對材料的援引方式可能是獨樹一幟的,這也說明了積淀對寫作的重要性。

  微博上王思聰諷刺某些女明星“好的作品沒有幾部,靠走紅地毯來博眼球。”當然,可以同意他的觀點,去批判現在有的電影叫好不叫座的現象。“更可反其道而行之,把這則材料當作一個引子,不去肯定這個觀點,而是去分析觀眾看爛片的‘審丑’心態。”隋博方表示。

  且不論他的觀點是否正確,即便退一步講,這些所謂的明星真的沒有演技,又為什么可以得到票房的青睞呢?清代詞人項蓮生曾說:“不為無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電影市場上那些所謂的爛片盡管看似是“無益之事”,但卻讓面臨生活中多重壓力的觀眾們得以暫時的解脫,獲得片刻的消遣。

  這個現象還是不要僅僅停留在演藝圈和電影本身,“演技和好作品”可以看作是“實力”,而“走地毯博眼球”屬于“虛名”,因此這個批評背后的實質其實是“有名無實”、“務虛而不務實”。

  由此可聯系當今這個信息爆炸同時也很浮躁的“眼球時代”,現今的所謂公眾人物,往往在博取眼球關注的領域堪稱高手,但若是考察其實實在在的成績和實力,就未必名副其實了。

  竹子的特點有很多,用竹子喻人的時候,可以根據不同的特點去比喻一個人,或者一類人。當然,一般來講,北京的高考作文會在題目要求中明示物的特點,從而確定主題。比方說今天我想說竹子謙遜而有氣節、剛正不阿等等,你可以選擇某一些歷史人物進行描寫,適合寫物散文。

  “如果我寫的話,我可能很快想到北京人的‘有面兒’和‘不服’,甚至可以說謙遜和有氣節是北京精神、北京文化最重要的兩面,聯系歷史,寫成散文,亦可寫成記敘文。”隋博方說。

  更可以選擇比較了解的歷史人物或者名人,以第一人稱或者第三人稱寫成微小說的形式。“我”可以是俞敏洪,寫一段創業史,體現人物的不屈不撓;“我”可以是屈原,通過心理描寫,突出剛正不阿等。

  破題和升華角度非常好,這類以務虛為主的哲理或精神類命題,一定要切記“化虛為實”、“化大為小”。如果只是泛泛地去談竹子所象征的品格,比如虛心、有節等,那就類似小學高年級作文了。

  要給竹子這個虛擬的形象找到具體的、現實中的對應,這樣才能讓文章找到堅實的立足點,古人形象是竹子的第一層具象化,而當代的北京人和北京精神是第二層,這種升華同時具備歷史文化的深度和現實視野,是典型的一類文立意。

  但小說這個文體還需要慎重選擇,因為高中生普遍不具備創作具有一定文學性的小說的能力,容易顯得平庸,落入二類。

  學而思高考研究中心語文組負責人王乃中表示,高考語文大作文大致可分為個人成長類、時事生活、時代病、引起議論的文化現象類、 寓言類素材。同時提到僅東西朝海四個區的二模試卷中就已提到了十幾件時事熱點和網絡熱點的素材,考生在這方面應加強積累。

  “時事評論實際上是有一定寫法的,整篇至少要有七成討論事件本身,然后在結尾適當展望拓展文章的篇幅和廣度,但絕大部分需要圍繞事件的本身來寫。”王乃中表示,重點就是要有分析事件及聯系發展的眼光,要聯系實際生活、現實的環境及這個事件之外其他相似的事情。

  北京銘師堂語文老師李軍告訴記者,近年來的高考作文趨勢是越來越感性、越來越人性化、越來越貼近學生的生活。從客觀上來講,體現考生的個性,賦予青年人的一種精神。

  因此,今年可關注社會生活類和教育類話題,特別是家庭教育類。任何一個社會生活中的個別現象都反映著社會的普遍現象,如果能夠根據個人的行為延伸到社會一類人甚至一群人,這樣具有一定的上升空間,“同時一定要強調層次感,將個人與社會形成一個關系話題,要做到以小見大。”

l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本文由中國評論編輯

六合图库特码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