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高考作文題刷屏朋友圈 怎么破題來看專家點評

2019-06-18 11:35

打印 放大 縮小

  作文題年年都是大家關注的焦點,中國寧波網第一時間作了推送后,瞬間刷爆了朋友圈。

  那么考生們覺得難不難?大家怎么來評論這道作文題?它考查了學生什么?又如何來寫好這篇作文?

  今天上午11:30,當考生們陸續走出考場,蹲守在現場的記者立即詢問了考生作文考題。“寫生活”,是“書寫人生”……同學們紛紛回答。

  對于這道作文題,同學們普遍的感受是:有話可說,容易入手。在飯碗之中,在意料之內。

  比起去年的浙江卷作文題《浙江精神》這道讓大家都紛紛喊難的題目,真是容易多了。

  要知道,去年的這道作文題,讓不少學霸失手,在短暫的考試時間內,未能發揮出正常的水平。泛泛而談,缺乏真情實感。今年的考生們已經有了很強的“心理承受力”。

  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上,大家也覺得這道作文題,有點友善:

  對于今年的這道浙江省高考作文題,網絡上不少人覺得“秉承了浙江高考作文題的文藝性,人文性”。

  “除了去年,浙江的高考作文題無非就是認識你自己,你想要走怎樣的路,做怎樣的人。而要真正回答好這個問題,是一輩子的功課”。朋友圈的一位老師這樣說。

  雖然,今年的高考作文題相對比較容易,要答好這道作文題,得到高分,卻也是不容易的事情。我省省一些名師和作家,也對高考作文題作了點評,記者進行了整理,來看看他們都是怎么說的——

  回看我省三年高考作文命題,從“虛擬與現實”(2016年)到“三本書的閱讀”(2017年),再到“浙江精神”(2018年),都離不開“三大關注”,即“關注社會”“關注生活”“關注自我”,著重考查考生的思維和表達能力。

  今年的高考作文題,在審題立意上并沒有設置過多障礙,清楚明了地呈現了兩種觀點:

  這兩種觀點之間存在怎樣的關聯?這是考生下筆前必須厘清的。

  第一種觀點強調作家要有“讀者”意識,要傾聽“讀者”聲音,強調“生活是寫作的源泉”,反對閉門造車;另一種觀點強調作家要“不為讀者所左右”,應該堅持自己的想法,強調要有自己的“個性”,強調“獨立”“理性”的思辨能力。

  值得特別關注的是材料的第三段提示:假如你是創造生活的“作家”,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作品”,你將如何對待你的“讀者”。可見,本作文題并不局限作家與寫作、作家與讀者,而是拓展到“考生與生活”“考生與自我”“考生與他人”三者的關聯與融合。

  理性思辨是一種重要的思維能力和思維品質。下半年將在全國鋪開的新課標和新教材已把“思辨性閱讀和表達”作為重要的學習任務群,足見其在社會生活、人生感悟和語文教學中的價值。

  浙江的作文題有意在這方面加以引導,強調“多看”“多思”“多積累”:

  “多看”,旨在引導考生拓展自己的視野,深入生活,不斷豐富、提升自己的生活積累和思想境界;

  “多思”,旨在引導考生多進行獨立、理性的思索、判斷。

  今年作文題充滿人文性。在當今自媒體高度發達的社會,人際交往更趨于復雜,命題者旨在引導考生思考人與人的關系:

  第一種,生活在當今社會的人(作家)要學會去傾聽生活中別人(讀者)對你的評價之語,進而來不斷完善自己的生活(作品);

  第二種,“作家”(生活在當今社會的人)需要堅持自己的想法,不被別人(讀者)左右。

  對于考生的審題,命題者特意在之后的作家和作品二詞用引號標點來告知考生,這兩個詞語需要象征化,可引申為人與生活,讓考生思考自我與群體關系的文化思辨,即本我、自我、他我,引導考生積極思考書寫自己的人生。兩種聲音擇一或辯證論述即可。

  浙江省今年的這個作文題,涉及到“作者——讀者——文本——世界”這個文學理論要解決的問題,也是一個真正寫作者要回答的問題。

  我們首先可以從“讀者”這個范疇來說。因為這個題目明確要求“回答你的讀者”。回答讀者,也就是回答你的文章的消費者,也就是說一個寫作者要回答你寫作的價值。

  思考的方向可先從“讀者”是誰?讀者可是是一個現在的人,也可以是百年以后的人。可是是你的身邊人——比如你的父母親人同學老師;這可是是遠方的人——比如一個你認可的詩人藝術家。也可是是遙遠的古代的先哲。

  當然,讀者也可能是一群“無名的讀者”,他們是一個群體。比如你可以想象他們是一群未來人,或者是現在的學生。如果你的讀者來自一個未來世界,那么你的創造物,就應該有“未來性”。如果你的讀者是過往的先哲,那么你的創造物就還有“傳統性”。只有找到自己的讀者,這個題目所要求“回答你的讀者”才有方向。

  當然,如果可以進一步思考,那么“作者”也可以是一個特殊的讀者。在這個意義上,作文題目所說的兩種意見——傾聽讀者和傾聽自我,就可以統一了。這個題目就可以轉化為一個作者(也就是一個創造者),他在寫作(也就是創造)的時刻要“傾聽自我”。如果處理成這個思路,那前面一定要做好“作者即讀者”的思辨。不然就有可能會有偏題的嫌疑。

  寫作操作層面上看,考生首先要抓住題目的信息——寫作者是創造生活的“作家”,你的生活是你創造的“作品”。思考到“作家”在這里不僅僅是指舞文弄墨的文字工作者,更是自己生活的“作者”,“作品”不僅僅是指文字作品,也是你的生活。這樣,寫起來思路就開闊了,這也是這個作文題的最重要的暗示。然后,你再思考“你的讀者”。

  其實,這個題目就是“傾聽——應答”模式。它要求考生首先是一個誠實的傾聽者,傾聽這個世界對你的要求,傾聽自我對自己的要求。只有聽懂了你的各種各樣的“讀者”,那么你就可以做好你的“應答”——也就是你的寫作和“創造”。

  本題分兩個部分:“有一種觀點認為……”“另一種看法是……”是題目切入的方向;“假如你是創造生活的作家……”才是需要理解的材料本身。也就是說,面對你的生活的這個“作品”,你是“心有讀者” ──胸懷天下或者瞻前顧后呢,還是“堅持自己” ──“我的地盤我做主”,“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

  如此,本題在審題上就有了一個小小的“陷阱”:我有些擔心那些一目三四行的馬大哈們直接根據題目的第一二自然段開寫,而完全疏忽了題目真正的主干與可選擇的寫作主旨。

  假如審題不出問題,本題的寫作還是比較簡單的 ──無非三個大的切入方向:我的生活率性而為、我的生活有所顧及,以及上述兩者的結合。從難度上看,我認為本題不難,比這些年浙江卷作文題都要簡單一些,當然,寫得好寫得巧也并不容易。假如切入選的是“我的生活率性而為”這個點,那么寫就是了;如果選的點是“我的生活有所顧及”、我“心有讀者”,那么,我以為,解題的關鍵在“讀者”二字上:自己旁人是讀者,父母親朋是讀者,國家民族是讀者,人類人間是讀者,歷史社會是讀者,歲月時光是讀者……

  本題仍然延續了去年浙江卷的要求:除詩歌外,文體不限,但是特別強調要求“明確文體”。我認為這點非常好:沒有指定考生寫論述文,給文體在高中寫作教學中的存在留下了寶貴的空間。要知道,高考是指揮棒,其作文總是指向論述文,其余文體將身無立錐之地,而論述文作為強于思辨,短于審美的文體,其教學上的一統天下,將大大削弱高中語文審美的維度,擠壓文學性寫作的空間,讓那些語言與想象有天賦的考生欲哭無淚,甚至,置語文于科學的附庸,讓語文的工具性獨大,而其人文性進一步淪喪。

  當然,我也很清楚,實際的考場將仍是論述文的天下。我只是說:文體不限至少是一種姿態,是一種語文的姿態。另外,本題特別強調“明確文體”,也深有意義:它告訴我們的學生,小說就要寫得像小說,散文就要寫得像散文,論述文就要寫得像論述文,實用文就要寫得像實用文……要清楚每種文體的文體特點,不要寫得四不像。我覺得,明確文體,文體自覺,這才是基礎教育之語文之寫作的應有之意。

  我想先引用作家余華在《說話》里的一句關于創作觀的話:“我曾經賦予自己左右過去的特權,我的寫作就像是不斷地拿起電話,然后不斷地撥出一個個沒有順序的日期,去傾聽電話另一端往事的發言。”

  寫作顯然是一種對話。作家撥出的這個電話,誰來傾聽?不是讀者,也不是自言自語。他傾聽的是“往事的發言”。歷史、現實、未來在說話,甚至蒙面人在說話,作家只是那個接通電話的人,然后,他表達、言說。

  沒有一個真正的作家坐下來寫作時,會先把讀者全程裝在心中,假想好聽眾,然后開始寫作。也沒有哪個作家的創作是不聽現實的聲音,閉門造車,一意孤行。所以,我認為這個命題,固然有思辨的形式,但把兩者分立,意義不大。

  命題開頭這個論寫作的起興,是一個障眼法,它真正指向的主題內容是“生活”——你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在創造生命這件作品。你周圍的人,是你的讀者。你該如何處理好自己(創造者)與周圍世界(讀者)之間的關系?你的生活誰作主?是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只活自己;還是心裝世界,一路良師益友,共同創造生活?

  這個命題的現實意義,在于它啟示了“我的世界我作主”的“自我”非常強大的年輕一代,對個體與群體之間互處關系的思考。處理好這個問題,生命這件作品的創造主體與讀者客體的關系,也落實了。

  縱觀這幾年,思辨與選擇,一直是寫作的一個方向。主題常常不外乎生活感悟、心靈建設、實踐履歷。生驗、書本閱讀、行走世界,人生這三本大書,年輕人時時刻刻要去關注并踐行。如此,閱讀與行走、生活與寫作合二為一,還怕什么大小作文?!笑傲江湖,一網打盡。

  最后,愿莘莘學子在高考后,來一次狂歡的旅行!世界那么大,你要去看看!凱魯亞克在《在路上》里說:“我正年輕,我渴望上路!”

  這篇作文考察的是學生對于客觀外界與自我主題間的關系的認識。應一方面重視外部現實,了解讀者需求,對自己的內在環境和行動做調整。但這也不意味著一味屈從于外部現實,人應該有自己的底線,在某些情況下,不惜與外面世界發生沖突,堅守自己的精神價值。

  這個題目很適合高中生寫,一方面體現思辨,另一方面跟同學們眼下正面臨青春時期對未來的選擇是非常非常有關系。

  如果我來寫同題作文,就會把兩者結合起來。作為創造生活的作家,如果堅持自己的想法,不為讀者所左右的話,那么就體現了我為追求個人的理想服務的。如果心里裝著讀者,多傾聽讀者的呼聲的話,也意味著我要處理自己和其他人之間的關系,自己和社會之間的關系。

  好的作品歷來都是既與讀者共鳴又能彰顯個人風格,生活家亦然。作者與讀者互相成全才能創造美好的閱讀生活,生活家只有平衡了自我與時代家國的關系才能創造真正屬于個人與家國的好時代。

  因此,我會選擇將傳統的家國理念和個人理念結合,簡單來講就是修齊治平,即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體現在書寫人生這本書上就是,先把自己的心愿書寫好,然后把自己的想法、人生目標與家國結合起來。因為生活比寫作更離不開群體。

  “但這也只是我個人看到考題后的一點想法,畢竟這個題目其實發揮空間很大,每個考生都可以根據自己的想法、經歷進行剖題,寫出各式各樣的好文章。”

  因為覺得題目非常適合高中生來寫,所以自己也已經給自己所任教的班級布置了同題作文,讓高一的同學們也來一次觀點的碰撞。我很期待,看看同學們能碰撞出怎樣的思想火花。這其實就是一種青春的成長。

  今年的作文題關注的是一種精神秩序的建構。一方面,提出“你”是生活的創造者,另一方面,則是體現著“你”如何面對其他人對“你”生活的評價。在立德樹人的背景下,這提出對培養完整的人、發展的人的倡導。

  過去我們的作文題常常聚焦在一些大的概念上,而對于“大背景下青年學生該怎么做”這個論壇討論的并不多。作為生活的創造者,我們要有一定的精神信仰和精神追求,同時,扎實生活、扎實創造,這也是對生活的“讀者”負責。

  如果自己來寫這篇作文,我可能會寫寫高考學子即將進入高校時對于未來的生涯規劃和向往,以及立足當下、踏實創造的實踐。

  今年浙江高考作文命題老師,很巧妙地考察考生的“人生觀”“價值觀”,以文學作品喻人生,不生硬,相信每個考生都有自己的感悟。

  在我看來,今年作文考題重點應落在“你將如何對待你的讀者”上,提煉出的內容深度、廣度和銳度。“我生活著”就好比是作家創作,“生活呈現的人生”即是作家的作品,“別人怎么看我的人生”便是作品價值,我想,這就是人生觀、價值觀的形象詮釋。這需要考生在“個體——社會”“個體——家國”辯證關系中閃轉騰挪,把握好“個體價值”VS“社會價值”、“當世價值”VS“歷史價值”之間的關系。

  “傾聽讀者呼聲”與“不為讀者左右”之間是否有沖突?其實,我們的文化中,有“美美與共”“之美”“求取最大公約數”的美德。但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假如你是一位科研文藝工作者,你就要有“相信自己”大膽開拓的勇氣和智慧。總而言之,寫好人生的作品,不能片面迎合讀者,不要釣名沽譽,當下負責,也要為長久負責。

  聽了大家的分析,你對浙江高考作文題是不是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呢?高考還在繼續進行,祝所有考生,旗開得勝!端午高“中”!

  有一種觀點認為:作家寫作時心里要裝著讀者,多傾聽讀者的呼聲。

  另一種看法是:作家寫作時應該堅持自己的想法,不為讀者所左右。

  假如你是創造生活的“作家”,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作品”,那么你將如何對待你的“讀者”?

  ①立意自定,角度自選,題目自擬。②明確文體,不得寫成詩歌。③不得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襲、套作。

  中國寧波網訊(記者沈莉萍)今天上午,浙江省高考首考語文。

  作文題年年都是大家關注的焦點,中國寧波網第一時間作了推送后,瞬間刷爆了朋友圈。

  那么考生們覺得難不難?大家怎么來評論這道作文題?它考查了學生什么?又如何來寫好這篇作文?

  今天上午11:30,當考生們陸續走出考場,蹲守在現場的記者立即詢問了考生作文考題。“寫生活”,是“書寫人生”……同學們紛紛回答。

  對于這道作文題,同學們普遍的感受是:有話可說,容易入手。在飯碗之中,在意料之內。

  比起去年的浙江卷作文題《浙江精神》這道讓大家都紛紛喊難的題目,真是容易多了。

  要知道,去年的這道作文題,讓不少學霸失手,在短暫的考試時間內,未能發揮出正常的水平。泛泛而談,缺乏真情實感。今年的考生們已經有了很強的“心理承受力”。

  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上,大家也覺得這道作文題,有點友善:

  對于今年的這道浙江省高考作文題,網絡上不少人覺得“秉承了浙江高考作文題的文藝性,人文性”。

  “除了去年,浙江的高考作文題無非就是認識你自己,你想要走怎樣的路,做怎樣的人。而要真正回答好這個問題,是一輩子的功課”。朋友圈的一位老師這樣說。

  雖然,今年的高考作文題相對比較容易,要答好這道作文題,得到高分,卻也是不容易的事情。我省省一些名師和作家,也對高考作文題作了點評,記者進行了整理,來看看他們都是怎么說的——

  回看我省三年高考作文命題,從“虛擬與現實”(2016年)到“三本書的閱讀”(2017年),再到“浙江精神”(2018年),都離不開“三大關注”,即“關注社會”“關注生活”“關注自我”,著重考查考生的思維和表達能力。

  今年的高考作文題,在審題立意上并沒有設置過多障礙,清楚明了地呈現了兩種觀點:

  這兩種觀點之間存在怎樣的關聯?這是考生下筆前必須厘清的。

  第一種觀點強調作家要有“讀者”意識,要傾聽“讀者”聲音,強調“生活是寫作的源泉”,反對閉門造車;另一種觀點強調作家要“不為讀者所左右”,應該堅持自己的想法,強調要有自己的“個性”,強調“獨立”“理性”的思辨能力。

  值得特別關注的是材料的第三段提示:假如你是創造生活的“作家”,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作品”,你將如何對待你的“讀者”。可見,本作文題并不局限作家與寫作、作家與讀者,而是拓展到“考生與生活”“考生與自我”“考生與他人”三者的關聯與融合。

  理性思辨是一種重要的思維能力和思維品質。下半年將在全國鋪開的新課標和新教材已把“思辨性閱讀和表達”作為重要的學習任務群,足見其在社會生活、人生感悟和語文教學中的價值。

  浙江的作文題有意在這方面加以引導,強調“多看”“多思”“多積累”:

  “多看”,旨在引導考生拓展自己的視野,深入生活,不斷豐富、提升自己的生活積累和思想境界;

  “多思”,旨在引導考生多進行獨立、理性的思索、判斷。

  今年作文題充滿人文性。在當今自媒體高度發達的社會,人際交往更趨于復雜,命題者旨在引導考生思考人與人的關系:

  第一種,生活在當今社會的人(作家)要學會去傾聽生活中別人(讀者)對你的評價之語,進而來不斷完善自己的生活(作品);

  第二種,“作家”(生活在當今社會的人)需要堅持自己的想法,不被別人(讀者)左右。

  對于考生的審題,命題者特意在之后的作家和作品二詞用引號標點來告知考生,這兩個詞語需要象征化,可引申為人與生活,讓考生思考自我與群體關系的文化思辨,即本我、自我、他我,引導考生積極思考書寫自己的人生。兩種聲音擇一或辯證論述即可。

  浙江省今年的這個作文題,涉及到“作者——讀者——文本——世界”這個文學理論要解決的問題,也是一個真正寫作者要回答的問題。

  我們首先可以從“讀者”這個范疇來說。因為這個題目明確要求“回答你的讀者”。回答讀者,也就是回答你的文章的消費者,也就是說一個寫作者要回答你寫作的價值。

  思考的方向可先從“讀者”是誰?讀者可是是一個現在的人,也可以是百年以后的人。可是是你的身邊人——比如你的父母親人同學老師;這可是是遠方的人——比如一個你認可的詩人藝術家。也可是是遙遠的古代的先哲。

  當然,讀者也可能是一群“無名的讀者”,他們是一個群體。比如你可以想象他們是一群未來人,或者是現在的學生。如果你的讀者來自一個未來世界,那么你的創造物,就應該有“未來性”。如果你的讀者是過往的先哲,那么你的創造物就還有“傳統性”。只有找到自己的讀者,這個題目所要求“回答你的讀者”才有方向。

  當然,如果可以進一步思考,那么“作者”也可以是一個特殊的讀者。在這個意義上,作文題目所說的兩種意見——傾聽讀者和傾聽自我,就可以統一了。這個題目就可以轉化為一個作者(也就是一個創造者),他在寫作(也就是創造)的時刻要“傾聽自我”。如果處理成這個思路,那前面一定要做好“作者即讀者”的思辨。不然就有可能會有偏題的嫌疑。

  寫作操作層面上看,考生首先要抓住題目的信息——寫作者是創造生活的“作家”,你的生活是你創造的“作品”。思考到“作家”在這里不僅僅是指舞文弄墨的文字工作者,更是自己生活的“作者”,“作品”不僅僅是指文字作品,也是你的生活。這樣,寫起來思路就開闊了,這也是這個作文題的最重要的暗示。然后,你再思考“你的讀者”。

  其實,這個題目就是“傾聽——應答”模式。它要求考生首先是一個誠實的傾聽者,傾聽這個世界對你的要求,傾聽自我對自己的要求。只有聽懂了你的各種各樣的“讀者”,那么你就可以做好你的“應答”——也就是你的寫作和“創造”。

  本題分兩個部分:“有一種觀點認為……”“另一種看法是……”是題目切入的方向;“假如你是創造生活的作家……”才是需要理解的材料本身。也就是說,面對你的生活的這個“作品”,你是“心有讀者” ──胸懷天下或者瞻前顧后呢,還是“堅持自己” ──“我的地盤我做主”,“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

  如此,本題在審題上就有了一個小小的“陷阱”:我有些擔心那些一目三四行的馬大哈們直接根據題目的第一二自然段開寫,而完全疏忽了題目真正的主干與可選擇的寫作主旨。

  假如審題不出問題,本題的寫作還是比較簡單的 ──無非三個大的切入方向:我的生活率性而為、我的生活有所顧及,以及上述兩者的結合。從難度上看,我認為本題不難,比這些年浙江卷作文題都要簡單一些,當然,寫得好寫得巧也并不容易。假如切入選的是“我的生活率性而為”這個點,那么寫就是了;如果選的點是“我的生活有所顧及”、我“心有讀者”,那么,我以為,解題的關鍵在“讀者”二字上:自己旁人是讀者,父母親朋是讀者,國家民族是讀者,人類人間是讀者,歷史社會是讀者,歲月時光是讀者……

  本題仍然延續了去年浙江卷的要求:除詩歌外,文體不限,但是特別強調要求“明確文體”。我認為這點非常好:沒有指定考生寫論述文,給文體在高中寫作教學中的存在留下了寶貴的空間。要知道,高考是指揮棒,其作文總是指向論述文,其余文體將身無立錐之地,而論述文作為強于思辨,短于審美的文體,其教學上的一統天下,將大大削弱高中語文審美的維度,擠壓文學性寫作的空間,讓那些語言與想象有天賦的考生欲哭無淚,甚至,置語文于科學的附庸,讓語文的工具性獨大,而其人文性進一步淪喪。

  當然,我也很清楚,實際的考場將仍是論述文的天下。我只是說:文體不限至少是一種姿態,是一種語文的姿態。另外,本題特別強調“明確文體”,也深有意義:它告訴我們的學生,小說就要寫得像小說,散文就要寫得像散文,論述文就要寫得像論述文,實用文就要寫得像實用文……要清楚每種文體的文體特點,不要寫得四不像。我覺得,明確文體,文體自覺,這才是基礎教育之語文之寫作的應有之意。

  我想先引用作家余華在《說話》里的一句關于創作觀的話:“我曾經賦予自己左右過去的特權,我的寫作就像是不斷地拿起電話,然后不斷地撥出一個個沒有順序的日期,去傾聽電話另一端往事的發言。”

  寫作顯然是一種對話。作家撥出的這個電話,誰來傾聽?不是讀者,也不是自言自語。他傾聽的是“往事的發言”。歷史、現實、未來在說話,甚至蒙面人在說話,作家只是那個接通電話的人,然后,他表達、言說。體育評論

  沒有一個真正的作家坐下來寫作時,會先把讀者全程裝在心中,假想好聽眾,然后開始寫作。也沒有哪個作家的創作是不聽現實的聲音,閉門造車,一意孤行。所以,我認為這個命題,固然有思辨的形式,但把兩者分立,意義不大。

  命題開頭這個論寫作的起興,是一個障眼法,它真正指向的主題內容是“生活”——你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在創造生命這件作品。你周圍的人,是你的讀者。你該如何處理好自己(創造者)與周圍世界(讀者)之間的關系?你的生活誰作主?是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只活自己;還是心裝世界,一路良師益友,共同創造生活?

  這個命題的現實意義,在于它啟示了“我的世界我作主”的“自我”非常強大的年輕一代,對個體與群體之間互處關系的思考。處理好這個問題,生命這件作品的創造主體與讀者客體的關系,也落實了。

  縱觀這幾年,思辨與選擇,一直是寫作的一個方向。主題常常不外乎生活感悟、心靈建設、實踐履歷。生驗、書本閱讀、行走世界,人生這三本大書,年輕人時時刻刻要去關注并踐行。如此,閱讀與行走、生活與寫作合二為一,還怕什么大小作文?!笑傲江湖,一網打盡。

  最后,愿莘莘學子在高考后,來一次狂歡的旅行!世界那么大,你要去看看!凱魯亞克在《在路上》里說:“我正年輕,我渴望上路!”

  這篇作文考察的是學生對于客觀外界與自我主題間的關系的認識。應一方面重視外部現實,了解讀者需求,對自己的內在環境和行動做調整。但這也不意味著一味屈從于外部現實,人應該有自己的底線,在某些情況下,不惜與外面世界發生沖突,堅守自己的精神價值。

  這個題目很適合高中生寫,一方面體現思辨,另一方面跟同學們眼下正面臨青春時期對未來的選擇是非常非常有關系。

  如果我來寫同題作文,就會把兩者結合起來。作為創造生活的作家,如果堅持自己的想法,不為讀者所左右的話,那么就體現了我為追求個人的理想服務的。如果心里裝著讀者,多傾聽讀者的呼聲的話,也意味著我要處理自己和其他人之間的關系,自己和社會之間的關系。

  好的作品歷來都是既與讀者共鳴又能彰顯個人風格,生活家亦然。作者與讀者互相成全才能創造美好的閱讀生活,生活家只有平衡了自我與時代家國的關系才能創造真正屬于個人與家國的好時代。

  因此,我會選擇將傳統的家國理念和個人理念結合,簡單來講就是修齊治平,即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體現在書寫人生這本書上就是,先把自己的心愿書寫好,然后把自己的想法、人生目標與家國結合起來。因為生活比寫作更離不開群體。

  “但這也只是我個人看到考題后的一點想法,畢竟這個題目其實發揮空間很大,每個考生都可以根據自己的想法、經歷進行剖題,寫出各式各樣的好文章。”

  因為覺得題目非常適合高中生來寫,所以自己也已經給自己所任教的班級布置了同題作文,讓高一的同學們也來一次觀點的碰撞。我很期待,看看同學們能碰撞出怎樣的思想火花。這其實就是一種青春的成長。

  今年的作文題關注的是一種精神秩序的建構。一方面,提出“你”是生活的創造者,另一方面,則是體現著“你”如何面對其他人對“你”生活的評價。在立德樹人的背景下,這提出對培養完整的人、發展的人的倡導。

  過去我們的作文題常常聚焦在一些大的概念上,而對于“大背景下青年學生該怎么做”這個論壇討論的并不多。作為生活的創造者,我們要有一定的精神信仰和精神追求,同時,扎實生活、扎實創造,這也是對生活的“讀者”負責。

  如果自己來寫這篇作文,我可能會寫寫高考學子即將進入高校時對于未來的生涯規劃和向往,以及立足當下、踏實創造的實踐。

  今年浙江高考作文命題老師,很巧妙地考察考生的“人生觀”“價值觀”,以文學作品喻人生,不生硬,相信每個考生都有自己的感悟。

  在我看來,今年作文考題重點應落在“你將如何對待你的讀者”上,提煉出的內容深度、廣度和銳度。“我生活著”就好比是作家創作,“生活呈現的人生”即是作家的作品,“別人怎么看我的人生”便是作品價值,我想,這就是人生觀、價值觀的形象詮釋。這需要考生在“個體——社會”“個體——家國”辯證關系中閃轉騰挪,把握好“個體價值”VS“社會價值”、“當世價值”VS“歷史價值”之間的關系。

  “傾聽讀者呼聲”與“不為讀者左右”之間是否有沖突?其實,我們的文化中,有“美美與共”“之美”“求取最大公約數”的美德。但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假如你是一位科研文藝工作者,你就要有“相信自己”大膽開拓的勇氣和智慧。總而言之,寫好人生的作品,不能片面迎合讀者,不要釣名沽譽,當下負責,也要為長久負責。

  聽了大家的分析,你對浙江高考作文題是不是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呢?高考還在繼續進行,祝所有考生,旗開得勝!端午高“中”!

  有一種觀點認為:作家寫作時心里要裝著讀者,多傾聽讀者的呼聲。

  另一種看法是:作家寫作時應該堅持自己的想法,不為讀者所左右。

  假如你是創造生活的“作家”,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作品”,那么你將如何對待你的“讀者”?

  ①立意自定,角度自選,題目自擬。②明確文體,不得寫成詩歌。③不得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襲、套作。

l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本文由中國評論編輯

六合图库特码直通车